明烛沉水

【爱情公寓版盗墓笔记吐槽】《拯救傻逼》

说在前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作业太多了就消失了几周x不出意外下午还会有两到三章。不过我觉得也没人看。。就很扎心了呜呜呜
———————————————————————
#4

 失踪专业户很好地暴露了他的本质,就在我咬牙切齿想着回店里买一根链子给他拴上以防丢失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嘭!”

 像是许多东西破碎倒塌的声音,我心下暗道不好,闷油瓶肯定参战了!

 来不及多想便迅速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不一会儿就看见了逆光站在一片废墟中穿着黑风衣的男人,他的手中不是刚才我见过的军刺,而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刀。我在几步远处站定,他转过头来,把手中的刀扔回给一旁扶着柱子的黑衣兜帽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朝我走来。

 我从一瞬的愣神中清醒,快速地打量了走到面前的闷油瓶,确认他身上并没有受伤的痕迹才松了一口气,但复想到这人居然擅自跑过来打架令自己担心,便皱起眉道。

 “我不是让你等在原地吗?”

 话出口我就后悔了。

 这是哑巴张啊不是你手下你这么说话想干嘛!!!

就在我脑中两只小人在争论要不要解释一下或者道个歉啥的的时候,他却摇摇头,好像并没有对我的话有所不满,也没有做解释,只是转过身望着废墟的那一头。我压下内心莫名的烦躁,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那个女汉子在承受了闷油瓶的攻击后并没有当场去世(?),而是慢慢地撑了起来。尽管她满身是血污,但也没有让我的惊讶消退半分。

 照闷油瓶这么打,不死也得残废,怎么这女人看上去还能坚强地活下去??难道,是刚才他们对话中的主角花环发挥了作用?

 就在我思前想后但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黑衣兜帽哥暴起,黑金古刀就要招呼到女汉子身上!

就在我们都以为女汉子这回肯定狗带的时候,本来站在一旁围观的“礼服军团”中突然冲出一个人,“刷”的一下挡在了倒地不起且浑身血污的女汉子面前,用同样的方法——空手接白刃——接住了那把黑金古刀。

我:……呵呵。这怕是少林武僧戴了假发化了妆穿了裙子来历练吧啊??但就算是少林寺的也不一定能挡住闷...嗯?不对这不是闷油瓶这是黑衣兜帽哥。那说不定就能挡下来了。

没等我吐槽完,那边的黑衣兜帽哥像是被嘲讽了一般竟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透出来,他把黑金的刀面往人身上一招呼,那人就倒在了废墟上、女汉子的旁边。

这来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和闷油瓶在一旁目睹了“摆果盘”的全过程十分震惊——这一群人都会用空手接白刃!看起来弱弱的女的也不例外!这到底什么情况??

直到黑衣兜帽哥把“果盘”拼好累的不行,一屁股往旁边台阶上一坐,还崩人设一般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呼吸空气,就差没把舌头吐出来散热了,“礼服军团”的人才跟没事人一样一个接一个爬起来还跑到黑衣哥旁边“嘘寒问暖”,这场景可不是一般的诡异啊。

“哎?话说回来,两位帅哥是干嘛的啊?”过了半个世纪,这群人终于把重点拉过来了,但我此时此刻被人设雷到无话可说,便脱口而出一句。

“来拯救傻逼的。”

【爱情公寓版盗墓笔记吐槽】《拯救傻逼》

说在前面——电影剧情我可能记得有点偏差,所以有些地方bug啊啥的你们,说一下x还有如果有错了字的话也请你们帮我捉一下x谢谢!  还有,更文时间,不定,因为我高三党所以只能周末更个一章两章,有人催更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三章四章x
———————————————————————
 
  #3

 烟已经被人扔了,我倒是想再点一支,问题是我打不过这空气净化瓶,这就很郁闷了。

 下意识捏捏鼻子意图缓解烟瘾带来的焦躁,抓了抓手掌心抑制住作死的掏烟盒举动,把注意力转向不远处神奇的打斗现场。

 黑衣兜帽哥——我们先这么叫他吧,因为cos爱好者这称呼起来太拗口——给我带来的惊悚程度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好歹是个有八九成像的cosplay,怎么就能让一个女人打得连连倒退,而且你他妈的只会挥刀是吧??刀卡着了都不知道上拳头而且还想办法拔了出来继续砍对吧??而且他娘的跟菜鸟挥羽毛球拍似的,你这唬哪个羽毛球呢大兄弟??

 我不由得捂了一下脸,以此表达我对其打架方式的极度不屑。

 “小哥,要不你去帮一下忙?我看他这种耗法简直丢原型的脸。况且,我还有事要问。”一想到我俩在这糟心的地方围观一个糟心的cosplay打糟心的架,我内心的不耐烦就一涌而上,要不是时机不对我都自己帮他们解决了。

那边的俩打进了一个水果摊,女汉子用上了传说中看见啥就扔啥的扔水果的大招,黑衣兜帽哥用它手里那把“水果刀”尽情的享受了一次真人版水果忍者游戏,大满贯666,真是可喜可贺!

 闷油瓶点了点头,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把看上去挺不错的军刺比划了一下。

????等等?这么好的东西你他娘的从哪来的???

“我靠小哥你这不厚道跟谁学的?!我的那份儿呢?”——手边没一把能用的武器,我心里总是不怎么踏实。

“刚刚那个报亭顺来的。”他语气毫无波动,仿佛并没有为自己偏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举动而心存内疚。

“……”

大张哥牛逼!

想了一下,我觉得让他直接冲过去有点不妥,容易被误伤,而且他身上穿的那件黑色风衣并不适合打斗,束手束脚。我的视线扫过他拿刀的手,那两根奇长的手指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个不寻常的世界,还存在着另一对“我们”,那么我和闷油瓶的存在就是一个悖论,我们大概是要完成一个什么样的任务或者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才能回到原来的属于我们的世界。

我忽然觉得自己在打游戏,我们创建的角色就是我们自己,但在游戏里面我们自己就是主角,这个世界和游戏最大的不同,应该是我们只起一个辅助的作用,去帮助这个世界的“我们”。

“小哥等一下,我进旁边那家店给你买个手套,你别跑。”把随时能上场的闷油瓶拉住,嘱咐了一句让他别乱跑,便快步走进旁边一家卖装备的店铺。

挑了一双摸起来质地不错的,再选了一把比划起来较为趁手的军刺,付钱的时候习惯性递过去一张信用卡,等到想起来这卡可能用不了想要让收银员等等的时候,那边已经提示让自己摁密码了。。。

??我靠这货币通用的啊??

这样一来就有了点保障了,起码如果要让下斗什么的不会任人摆布。

拿着一双手套出了店门回去找闷油瓶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爱情公寓版盗墓笔记吐槽】《拯救傻逼》

#2

 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我大概能猜到我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了。没有人能在我和闷油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俩同时挪到一个这么神奇的地方,而且这地方看起来还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要么就是我俩在梦里,而且这个梦真实得有点可怕,但刚刚闷油瓶在小宾馆里往我大腿上招呼那一巴掌,现在还有一点点隐隐的麻痹感,要么就是我俩遇上了什么灵异事件,被传送到这里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用刚买的打火机点着了咬着的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以此缓解内心的焦虑。

 既然都遇上了,那就一步一步走着来。首先得去会会这个爱cosplay哑巴张的大兄弟是何方神圣,再确认一下黑金古刀是不是真的。

 “小哥你这孪生兄弟不厚道啊,还把你的刀拿走了。”

 “吴邪。。我没有孪生兄弟。”

 我看着这人认真解释的眼神,不禁感到几分的好笑以及——我逗他干嘛又逗不起来——的对自己脑抽行为的深深忏悔。

 “小哥,我就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啊。”

   

 我跟他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往那人跳下来的方向跑。未近其身便看到那人提刀制住了一个雇佣兵?

  不不,那不是雇佣兵,哪有穿白衣服的雇佣兵,这他娘的下墓找白娘子吗??更何况旁边好像还站着一群,穿着礼服的人??这世道变了,下墓都要穿正装了。

 我们在不远处闪进了一个大排档的柱子后边暂时躲了起来,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我们出现。

 “你们偷了吴邪的主角光环,他现在脑子出了问题有生命危险,我只要把你们都砍了吴邪就能得救!”

 “我我我错了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等等。。我,我脑子怎么了??我吃嘛嘛香上云顶下沙海跟汪家那群傻逼斗智斗勇,还吸过费洛蒙,我脑子有问题我怎么不知道???

 带着很明显的疑问表情转头看向旁边站着的闷油瓶,然而大张哥表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等一下,我好像忽略了什么。

 主角光环???

 小说里面的那种??那群人偷了我的主角光环??那是什么操作??我要是有主角光环老子早他妈手撕粽子禁婆了好不好?这他娘的邪门体质还害的我粽子见粽子爱?哪个厂家生产的主角光环这么不得劲,退货!差评!

 就在我脑中吐槽字幕满天飞的时候,闷油瓶又扯了一下我的外套。

 “哎?”

 “他们打起来了。”

 “那我们,躲远一点?”

 “好。”

  

  

 于是我们光速撤远观战。

 只见cos爱好者手持黑金古刀不停向一个剽悍的女人砍去然而没有一刀能中。

 “啧啧啧你这孪生兄弟眼力劲不行啊,砍个人都那么费劲。”

 “………”

 又见cos爱好者终于找准机会一刀砍下!

 我本以为这手劲一下去,人就没了,没想到那女人居然使出了空手接白刃!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吸到一半的一口烟呛到了喉管里引来阵阵咳嗽。

 “咳咳, 小哥你不用确…咳咳咳…确认了,那刀肯定是假咳咳…假的”

 估计是我这傻逼样闷油瓶也看不下去了,我能感觉到背部传来一股适中的力道,慢慢地帮我把气顺通了。缓过来后我吸了一口气继续围观年度大戏,刚想把没抽完的烟再放进嘴里双指间突如其来的空洞感让我下意识看向了闷油瓶的方向。只见他把本应在我手里的东西丢到了地上,脚跟捻灭。

 “别抽太多,习惯不好。”

 “……”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爱情公寓版盗墓笔记吐槽】《拯救傻逼》


  #1
 摇滚乐震耳欲聋,面前的舞台上随着音乐晃动着许多穿着暴露的男女,闪光灯交织着各种颜色,不少雇佣兵围在周围欢呼拍手叫好,但在我看来那只能算得上不是粽子。不断发出巨响的音乐使内心的烦躁翻涌,暗骂一声狠狠皱眉将耳朵用手堵了起来,然而——毫无效果。
 “小哥,我们往那边走。”
 掂量了半天到底向左还是向右,最终还是选了一条看上去餐厅数量较多的街道。老一辈人的话——到了哪都得先把肚子给填饱了再说。
 街道十分狭窄,楼宇间横着在港片里见过的老式通电广告牌,暗淡的红蓝光交错着,店铺门前的白炽灯合着为数不多的昏黄路灯给这地下城提供着照明。也有新式的商铺,令我眉头皱的更紧的是里头卖的东西——热武器,洛阳铲,明器……都是些下斗用到的,以及雇佣兵常用的产品装备。我抬头再次确认漆黑的顶部,那种岩石给我的凹凸不平感并没有消失。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喇嘛盘。
 我转头跟并肩的闷油瓶一对视,从对方一贯处事不惊的平静眼眸中读出了一丝不解和疑惑。面色凝重地回想起几个小时前在一处小宾馆的单人间醒来的诡异场面,从口袋里——是的,我很庆幸来到这里穿的是自己睡前换下的休闲便装而不是睡衣,那衣服里面有我的烟盒和钱包——掏出一根烟咬进嘴里,即使无处点火但也聊胜于无,熟悉的烟草味总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处理眼下棘手的问题。
 我在一个装饰得花哨胡里的,但跟报亭看上去有几分相似的东西面前站定,随手拿了一份宣传资料,目光扫过排版杂乱无章的信息直奔右上角印着日期的地方。
 ————2016年八月版。
 ————这是两年前的日期。
 而这份东西所宣传的一个大型发布会,我能确认刚刚有听到过广播播送这个消息,而且其纸质很新,基本上能排除将宣传资料放了两年才拿出来发放的可能。
 挑了两本看上去信息量比较大的杂志,又拿了旁边放着一起出售的矿泉水,确认生产日期后加上一个打火机一并付了钱。刚转头就被闷油瓶扯了扯外套。
 卧槽,稀奇啊,这人还会扯人外套?
 “怎么了?”见他脸色凝重不禁出声问道。
 “那里。”我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了,这一看,差点把我嘴里咬着的烟给吞掉。
  因为我看见了,不远的老式电子广告牌上,逆光站着一个颇为熟悉,能把我眼睛灼伤的背影,他手里面的长刀,是再眼熟不过的,通体乌黑的,本该在我身旁那人手里的,黑金古刀。而那个人,是一直站在我旁边的,现在被我条件反射性抓住手臂的,闷油瓶。